吴忠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企業實力參差不齊期貨破解飼料業中游魔咒

发布时间:2019-11-09 07:59:35 编辑:笔名

企业实力参差不齐 期货破解饲料业中游魔咒

饲料业:期货“金钥匙”破解“中游魔咒”

处于产业链中间环节的饲料企业可谓“人在中游,身不由己”:上游受原料成本波动影响,需看“天气脸色”;下游受禽肉产品价格影响,易跟随“猪周期”等禽肉养殖周期而波动

今年以来,经营形势更为恶劣的饲料行业亟须打破这一“中游魔咒”业内人士介绍,饲料企业规避市场风险有两种手段,一是扩张产业链、实现规模化发展,但随着产业链延长,这一手段的边际效应在递减二是参与期货市场抵御风险

据悉,随着产业链整合规避风险的边际效应递减,期货工具便成为企业争相追逐的“金钥匙”业内人士指出,2008年之后,全行业经历了豆粕价格的过山车走势之后,随着行业整合度不断提升,饲料企业积极参与期货市场,相关期货产品成交量大幅提升

不过,由于技术、人才、意识等多方面的差异,饲料产业链上不同企业运用期货工具的水平参差不齐“国际贸易商有独立的研发团队,操作水平最高,属于精锐部队;国内压榨企业水平尚可,属正规军;而饲料企业则是后备部队,目前水平不高”业内人士评价道

饲料业的“中游魔咒”

饲料企业处于产业链的中间环节,上游受原料成本波动影响,下游受禽肉产品价格影响其中,上游原料成本要看天气脸色,下游禽肉属于生鲜产品,受疫情、食品安全等突发事件的影响较大,加上养殖本身的周期性也使得饲料养殖企业的利润会频繁波动

“归根到底,不考虑突发事件等偶然因素,饲料业的中游魔咒主要是天气和养殖周期以豆粕为例,其原料主要使用进口大豆,最终还要看美国、巴西和阿根廷等大豆主产区的天气脸色;而下游需求主要来自生猪养殖,养殖企业的生猪存栏量则始终受困于‘价高伤民,价贱伤农’的周期性猪肉价格变化怪圈,即‘猪周期’”业内人士总结说

饲料企业的“中游魔咒”在2012年和2013年的豆粕市场上表现得最为明显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导致豆粕期现市场同步走出大熊市,国内豆粕期价从当年最高点4291元/吨跌至2113元/吨,此后进入震荡格局,直到2012年6月美国“天色骤变”

2012年6月,拉妮娜现象使美国遭遇了56年以来最严重干旱,大面积旱灾席卷了全美约2/3的地区作为全球首屈一指的大豆主产国,持续的高温干旱给处于生长关键期的大豆造成了严重威胁;同时,大豆主要出口国巴西和阿根廷同样受到极端天气的影响大豆减产的强烈预期很快传导至国内,豆粕价格于是一路狂飙突进,最高曾涨至2008年的高点4770元/吨附近

雪上加霜的是,2013年上半年下游“猪周期”魔咒开始发力,由于生猪供给过剩,加上黄浦江生猪死亡事件影响,国内市场生猪价格持续下降“在这两年猪价大幅下跌中,养殖利润几乎为零,而上半年的禽流感事件以及猪肉价格的低迷,更是将养殖企业推向亏损的险境”安徽嘉丰粮油饲料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聂士国叹息道

生猪养殖景气低迷,意味着豆粕需求跌至谷底,而豆粕供应面依然宽松,使得豆粕期现价格均在低位徘徊国际四大粮商之一的路易达孚(北京)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涛坦言:“今年以来,供过于求的局势使饲料行业的贸易环境和加工环境进一步走差,即使是规模化程度高的大国企,今年盈利状况也开始恶化”

尽管近期猪肉价格因前期供应多度萎缩而连续上涨,猪粮比价在7月底重新回升至6:1之上,但要跳出困扰养殖业多年的“猪周期”并非易事为求解中游魔咒,近几年,国内大型饲料企业借助规模优势和产品开发优势,不断加快产业整合步伐,已进入纵深发展阶段据某大型饲料估计,在过去的五年中,全国1.5万家饲料企业已经减少到1万家,预计未来五年还会再减少5000家,更大胆预期全国最终将保留约500家规模饲料企业

期市寻求“金钥匙”

“饲料企业规避市场风险有两种手段,一是扩张产业链、实现规模化发展,但随着产业链延长,这一手段的边际效应在递减;二是参与期货市场抵御风险”东证期货分析师李想指出

大商所数据显示,产业客户参与期货市场的热情也十分高涨,2012年大连玉米、豆粕期货的产业客户日均持仓量占比分别达到42.76%和42.25%,产业客户交易量占比分别为16.83%和8.68%

“前三十强的饲料企业都在积极参与期货市场,都在学习怎么把现货采购和期货市场联系起来规避风险经销商能生存到现在的,没有谁能离开期货市场”路易达孚(北京)贸易有限公司豆粕销售经理王莉说

参与期货以规避市场风险已成为业内共识,但不同企业的操作方法不尽相同,延期点价(即移库)和基差交易是目前常见的策略

“如果期货价格看涨,就加大豆粕库存,若看跌后市,则采取‘移库’来规避风险”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商贸原料部总经理吴祥生表示,所谓移库,即先把货交付买家使用,并不定价结算;然后在约定期限内,买家可在有利情况下再和卖方定价结算

新希望集团从2006年开始使用移库并沿用至今,2012年9月份美国干旱天气炒作之时,豆粕现货价格一度涨至4500元/吨,接近2008年4800元/吨的最高价“当时市场看空氛围浓厚,公司预计反弹可能结束,当即从油厂购入豆粕以满足供需,但约定一个月后结算随着行情步入下跌,趋势逐渐明朗,10月份公司在4000元/吨的价位结算,其间便有500元/吨的盈利空间”吴祥生说

目前油厂的移库策略主要针对经济实力雄厚的大企业,以保障其市场占有率,同时油厂也会在期货市场进行套保,以规避价格风险

相对移库策略是另一种基差交易策略,但在国内运用较少,主要是路易达孚和嘉吉等国际粮商在使用基差代表现货与期货的价差,例如,路易达孚与下游饲料企业客户签订2013年9月交货的豆粕基差交易合同,并约定一个固定基差,客户便可以在合同签订日之后至9月1日前期货市场任何一个交易日点价只要期货价格曾击穿该客户点价的价格,该笔基差交易便视为达成,双方最终的现货交易价格为期货点价价格加上双方约定的基差

“当买入和卖出都在期货市场上进行对冲以后,我们对市场价格的绝对涨跌便不再敏感,而只关注基差的变化”陈涛指出,除了规避市场价格风险外,基差交易还有利于降低供需双方的价格谈判成本、保障商品销售及采购的连续性

企业实力参差不齐

由于技术、人才、意识等多方面的差异,饲料产业链上不同类型企业的期货工具运用水平差别较大“外企有独立的研发团队,操作水平最高,属于精锐部队;国内压榨企业水平尚可,属正规军;饲料企业则是后备部队,目前水平不高”业内人士评价道

也有人通俗地说:“在期货工具运用方面,如果说外企是研究生,那么油企就是高中生,而饲料企业目前或许连初中生水平也达不到”

上述评价揭示出两点现状,一是国内企业与外企的横向差距较大,二是同属饲料产业链上的压榨企业和饲料企业也存在落差

在此前的行业调研中,中国证券报发现,缺乏专业人才是国内饲料企业公认限制其运用期货工具的最大瓶颈面对与外企的巨大落差,中粮集团油脂部副总经理昌木平坦言:“我们的经销商、中小客户参与期货市场的程度非常低,实力也不够比如外企主导的基差交易,双方都要在期货市场上操作,然后通过期转现或者协议对冲,这对专业人才要求较高,我们以前完全不做,今年才开始尝试这一模式”

“路易达孚的基差管理,头寸做得不错,但中小饲料厂没有专业的团队,头寸管理没有能力做,整体不具备参与基差交易的条件”杭州某饲料企业负责人也表示

除了人才之外,企业的研发投入也是原因之一,外企在这方面则是佼佼者“路易达孚等外企有专门的研究团队,他们投入很大,做套期保值和投机的人员不是一拨人”业内人士透露

如果抛开外企,仅对比国内的油厂和饲料企业的话,某饲料企业负责人分析认为,企业参与期货的主要障碍,首先和企业家有关系,企业家的理念和视野决定了企业参与期货的热情和研究动力;其次,目前期货品种不齐全,不能完全覆盖产业链风险,目前还是单向套保,锁定了原料风险,但下游风险依然存在,而油厂上下游皆有期货品种可以套保,因此饲料企业十分期待生猪、鸡蛋、肉鸡等品种的推出;第三,饲料企业参与度没有油厂大,也和买卖双方力量不均衡、投资者结构相关,而且饲料厂的整体管理水平不高,还要通过收购、兼并来改善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腹泻可以用远大医药立可安吗